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feizhe2678的博客

自己不骗自己,更不骗别人;不说美丽的谎言!

 
 
 

日志

 
 

金仲兵:弄懂“主义”,解决“问题”  

2014-10-07 08:2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弄懂“主义”,解决“问题”

作者:金仲兵

一、“主义”与“问题”的逻辑关系
胡适先生提出“多解决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见解,普遍被人们认为是他的实用主义哲学的具体实践,但这是一种误解,有四个方面需要祛魅:
1、胡适是杜威的学生,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是他的两大哲学观点。从字面上看,明显是泊来品,从逻辑上看,前者似乎可以是手段和工具,后者可以说是目的,但从一般规律上看,二者又不一定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也可以是两个不同的并列概念。
他提出“多解决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这一命题的时候,已经确立了明确的自由主义哲学和人生价值观,深刻理解了“主义”的内涵。此时,他发现国人在价值观和方法论二者的处理上存在诸多问题,于是提出“多解决问题”的实用主义观点。应该这样认为,他在潜意中始终坚持“解决问题”必须建立在自由主义的大逻辑、大框架、大前提之下。至于什么是自由主义,想必应当与其政治观点一致,已无须多言。
2、胡适从来没有反对和打击过专业、单纯和高深的学术理论研究行为,而且他终生还在为其“主义”寻求理论支持,同时也在寻求用实践来证明理论的可行性。众所周知,他因此才成为一个终生为“主义”而探索、奔走、呼号的学术大师。
3、在国家、民族、文化、文明危亡的特殊时代背景下,他看到不少人仍在无视民族苦难、悖离社会现实而拘泥于学术的象牙塔中,试图在自我认定的小逻辑体系中寻求大时代命题的解决之道,为此,对这种学、用分家的八股化风气和治学理念,提出了独到的指判式引导意见。
4、他提出的“少谈主义”,绝不等于是“不谈主义”,而是指没必要陷于“主义”的窠臼中进行“重复建设”,并及时转移精力用于“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中。也即,在进行理论研究的同时,要面对和结合现实问题,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合理分配学术与行为的投入精力比例,求得国家治理上的效率最大化。从当时的社会环境而言,这确实是符合时代要求的实用主义。
众所周知,中共在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上与胡适的自由主义有本质冲突,但长期以来既始终遵循“主义”的高端建设,也身体力行“实用”的行事原则,高度重视各领域、各阶层的政治思想工作,积极强调理论上要先行一步,以求形成统一认识,形成执行力,再次去追求行为的高效率,同时,实际上也在活学活用了“主义”,体现出“实用”---先“主义”而后“问题”,将“主义”进行“实用化”处理,在逻辑上与胡适观点的表面涵意是一致的,但在内质上是截然不同的。
毫无疑问,胡适的观点正是知行合一的传统治学态度的现代表达。显然,我们应该更广泛地了解胡适的价值取向,不能断章取义地误解表现观点的内在本意,将“主义”与“问题”的轻重关系和逻辑顺序本末倒置,否则,仅凭无知、无畏即进行大跃进式的越位实践,将对社会造成损失。至于那种刻意的误导、变异和扭曲,则当另议。

二、空谈主义、解决问题并行不悖
可悲的是,胡适的“主义”与“问题”论,被特殊环境中的人们扭曲和异化成为一种少数人打压它人的话语霸权,“空谈误国”,成为一顶被道德化了的大帽子和政治化了的口袋罪,经常被一些人乱扣在他们自己难以理解、认为是“理论性太强”的宏大话题上,或是进行道德式批判,或是为自己的理屈辞穷进行辩护。这不仅悖离了胡适的原意,而且成为话语垄断的理论基础。这种异化危机需要认识,需要及时消解。
实际上,被冠以“空谈者”多数是未居显位的边缘学者和人微言轻的下里巴人,因为发挥空间有限,不论如何激扬文字,大不了也只能误己娱人,无论如何也误不了国家大事和民族前途。而身居高位者,本身具有极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容易给人“言即真理”的误导,在没有民主监督的情况下,虽然看似胸怀江山,纵横捭阖,但更可能因其出身草莽或行为霸道而祸国殃民,甚至为害千古。
当下中国,关于姓资姓社的主义之争仍在进行时,其烈度丝毫不亚于胡适时代对“主义”与“问题”的认识之别。但是,在“主义”争论未有定论的情况下,解决各种燃眉问题的紧迫性显然已经成为社会主流话语,并以更加实用主义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主义”之高远被弱化或专属化,建设和发展压倒一切,出现了方向不明和问题一堆的结果,这与后胡适时代出现的“救亡压倒启蒙”的历史结局,颇有几分相似。
在一个需要言论和观点不断不能现的百家争鸣时代,空谈“主义”不但是一种公民权利和自由,而且还是公事众议社会中一种必要的议事手段。同时,不论谈论宏大主题还是民生细节,更是国家治理的制度伦理和法律程序。所以,给予大众平等的话语权,以抵消和平衡社会舆论导向,已显得十分重要。
窃以为,真理不辩不明。芸芸众生通过交互式空谈各种主义,相互启发、激活公民权利意识和理念,也不失为一种低成本、高效率的自我启蒙过程。
行为,从达成共识开始。有了空谈的主义和道理,民智才能开启,“主义”的方向才不再迷失,“问题”也将更容易得以解决。如此利国利民之事,就算附庸风雅,又有何妨?
2014/10/3   来自:《博客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