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feizhe2678的博客

自己不骗自己,更不骗别人;不说美丽的谎言!

 
 
 

日志

 
 

陈禹安:中国人是不是在集体变坏?  

2016-01-21 15:2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从2015年8月份开始,我们陆续推出了3篇讨伐孙武和他的经典著作《孙子兵法》的博文,(第1篇是一部孙子兵法毁了多少中国人?第2篇 孙子兵法如何让中国人陷入阴谋论? 第3篇 《孙子兵法》的五宗罪)  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朋友们不停地拍砖,砸过来的砖头达到800多块,让小编有些招架不住,小编还担心气愤填膺的朋友跑去找《心理吴越》的作者陈禹安算账,为此还提醒过陈老师要注意人身安全。

朋友们为什么会如此拍砖呢?大家都觉得《孙子兵法》被视为中国古代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而且在千年之后早已走向世界,并跨越了军事战争领域,在人际博弈、商业竞争等诸多领域被奉为圭臬。小编你这不是在这瞎掰、玷污中国经典吗。

今天,我们继续阅读陈禹安的《心理吴越三部曲》辱越第33节,从对孙武的内心分析,来看看他写的孙子兵法是不是真的毁了中国文明?

多说两句,《孙子兵法》首倡“兵者,诡道也”,将堂堂正正列阵而战的传统军事礼仪及规则扫地出门,同时也将世道人心推向了万劫不覆的深渊。本来,两国交战,战前必须有宣战、请战的仪礼。交战时,必须等双方都排好阵列才能开战,不能偷袭,不能使诈,不再次伤害已经受伤的敌人,不捉拿头发花白的敌方老兵,不利用险要的地形取胜敌人。而《孙子兵法》不但有水战、火战,而且还用间谍,总之一句话,就是兵不厌诈,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或者说是为了达成军事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这样的孙子兵法在古代自然是无往而不胜!但是,当大家都把孙子兵法当作战争的基本准则后,军事竞争就不再有底线了。而军事领域无论是具体的设施器具,还是抽象的指导思想,都会逐渐蔓延到其他领域,进而影响到全体中国人的信念及价值观。

此后,“兵不厌诈”的小人总是不绝如缕,“不择手段”的恶人经常占据上风。幸好中国的传统伦理道德一直充当着人性防火墙的功能,拉住国人的整体道德底线不致于滑入深渊。但是,当历史步入现代,当经济市场化成为共识,传统的伦理道德已经挡不住“唯利是图”的步伐。多少中国人,他们抛弃了孙子兵法中的闪光点,却将其阴暗面发挥得淋漓尽致。只要能把钱赚到自己的口袋,不但可以搞诈骗,而且也可以卖假冒伪劣产品,甚至连食品、药品都不放过!

当人们对这些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深感无奈和悲哀的时候,是否想过这样一个深层的问题:中国人是不是在集体变坏?中国国民性是不是在整体倒退?

当我们为这样的人性变迁与堕落寻找思想根源时,首倡“兵不厌诈”的孙子兵法是不是就是中国人的人性癌变之始呢?今天,我们要想重塑中国人的人性尊严,就有必要回到春秋战国时代,读一读陈禹安的“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看看我们到底还能不能重新回到老祖宗曾经光明敞亮的人性原点?每周五相约集中阅读历史心理小说第一人陈禹安的心理吴越三部曲。

陈禹安说:

春秋战国这段时期,是中国人的价值体系、道德观念得以成型的一个重要基底期。而吴越争霸又是其中最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且极具样本意义的一段历史。其间,道德的坚守与唾弃,人性的扭曲与挣扎,承诺与背叛的博弈,忠孝与仁义的抉择,汇成了万千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激起了无数心海狂澜,情丝乱缕。

所以,我用心理学的手术刀来解剖这段历史,也就有了这套“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这一幕幕已经过去的历史,彷佛是一个个活色生香的心理学实验。在这些不可复盘的“实验”中,楚平王、费无忌、太子建、伍子胥、阖闾、要离、孙武、楚昭王、勾践、夫差、伯嚭、 孔子、子贡、范蠡、文种、西施等诸色人等在独特的文化情境中本色“出演”,他们用生命经历的心灵抉择与命运煎熬,值得我们感同身受,更值得我们引以为镜。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